我和姊姊上了床
2020-07-10

她的嘴唇柔软、湿润,还有一股甜甜的馨香,舌头细嫩而灵活,和男人一向强势带着侵略性的进攻方式有很大的出入。

她的双手捧着我的脸颊,手指不时的抚摸我的耳朵、耳垂,然后顺着我颈部的线条蜿蜒而下,接近我的锁骨,又再度的把手指往上移动,来来回回,如同她的吻,彩带舞般的缱绻直入逼近我的喉咙却又嘎然而止的回弹。

她停止用舌头探索我的嘴,却温柔的吸吮我的唇。突然我感觉自己的嘴唇像是随时都可能被融化的棉花糖,需要被大胆却小心的对待,这种感觉,好让人期待。

但是怎幺会?

吻我的人,怎幺会是个「她」?

几分钟前,我还正在谈论的是「前男友有多浑蛋」、「那个搞暧昧的男同事有多没担当」、「以为很爽快的客户竟然另有所图」……
她满是心疼的眼光,直勾勾的凝视着我。

「有时候,选项,远比妳想像的还要多!妳愿不愿意敞开心房尝试看看?」

她问我。

我静静的思考了几秒钟。

「当然好呀!为什幺不?」

「妳真的準备好了吗?迎接…妳没想过的未知。」

她澄净的大眼变得深邃,直瞅着我,使得这个问题铿锵有力地敲打着我的心脏。

我突然发现,要勇敢的说出「YES」,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起责任,其实很需要勇气。然而在经历了种种感情生活的不如意之后,比起「敢不敢」,现在的我在意自己为什幺要轻易的认输?

「是!我準备好了,有甚幺新的选项,有甚幺样的幸福是我没想过的?放马过来呀!」

我说着说着,举起了酒杯,像是对老天爷举杯吆喝。

接着,她的嘴唇覆了上来,成了这个局面。

我震惊,无言以对,但也不讨厌。

她把我手上的酒杯拿过去一饮而尽,空杯子置放于桌上。

方才的馨香小口带着浓郁酒香在我的唇上、颈上、锁骨、胸脯落下印记,很轻柔,却让我的心跳剧烈加速。

她将手掌抚上我的胸脯正中央,爱惜的说着:
「不痛了,我不会让他们再伤害妳了。」

不知道是她的吻还是她的话变成了麻醉药,我感觉心房有一道墙被瓦解,有些甚幺注入了防卫已久的空虚,就像隐匿很久的伤口终于被认真对待,进入真正疗伤期... 为此,难掩激动而夺眶的眼泪汨汨滑落在我双颊两侧,而我能做的,便只剩下回吻她了。

我们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褪去,剩下内衣裤。

我在她的肌肤上来回探索,时而抚摸、时而囓咬,那细緻的毛孔、滑嫩的肌肤,只要稍微吸吮的用力一点就泛红了,叫我兴起一股想要全面征服的快感。

难道这就是男生跟女生上床时候会有的感觉吗?

她有着无比的耐心,抚摸着我的背脊,指尖沿着我的脊椎滑动,另外一只手从我的腰线滑过大腿,然后到达我的大腿内侧,再隔着内裤略加施力的用手指画着圈,又顺着中间区块来回滑动。

「啊…」

我轻喘了一声。

她露出媚惑淘气的微笑,随时含住我的乳尖,用她的丁香小舌刺激着我的感官,放在我私处的手,轻重交替的力度,让我湿的比平常还更快。

我也不甘示弱往她身上进攻,但我已经把手探进她的内裤,在她的入口处来回滑动,手指偶尔微微的探测进去,感受她体内的热气,又滑了出来,把指尖的湿意当润滑液…

她陶醉的将下巴置放在我的肩窝,鼻息和喘息的热气朝着我的耳朵喷,瞬间整个空间的呻吟声变得很立体,我的,和她的,彷彿这里拥有了家庭影音剧院的设备,带来升级版的感官刺激。

「有没有试过这种?」

她的膝盖跪在沙发上,坐在我的右大腿上,双手勾着我,不断在我耳边还有锁骨亲吻,而她的私处在我的大腿肌肤上反覆摩擦,细微绵密的毛髮和她微湿的细嫩,在我的大腿根部形成一股奇异的灼热感,连带的也诱发了我体内的热潮,我能感觉自己的敏感部位变得好湿热,但她故意只用指腹轻抚着我湿热处周围的敏感核心,接着停驻,故意不探索。我开始口乾舌燥,抓住她的手不许她离开,要她继续摸我,我的腰开始摆动,希望她快点动作抚平我的燥热。

她没有让我得逞,却用一种让我陌生的方式满足了我。

她的双臂紧紧环抱住我,也让我环抱着她,她的腿贴近我的私密处,她继续摆动她的腰,在我腿上似无忌惮的争取自己的快乐,但她的腿却因为摆荡而震动,撞击着我的敏感…

「嗯…嗯…嗯…啊…」

「唔……」

「…啊…啊啊…」

我已经分不清楚是自己的声音,还是她的?

我也分不清楚是快意还是醉意?

我瘫软在沙发上,眼神有点失焦的看着她细心为我拨开凌乱的头髮,还抹去我脸颊上的汗。她浅笑,在我唇上又吻了一口。

「怎幺了?」她问。

「我好像…从来都不认识我…」

沉重的眼皮,只想好好的睡一会儿。

我们是好姊妹、床伴,还是恋人?

明天再说,好吗?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